欢迎访问青海师范大学60周年校庆专题网站! 收藏本站 繁體版
  • 首页
  • 通知公告
  • 校庆动态
  • 校庆指南
  • 校史长廊
  • 难忘岁月
  • 校友荟萃
  • 师大人物
  • 祝福寄语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     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校友回忆 > 难忘岁月

    随时光漂泊着的旧梦

    责任编辑:   ‖  作者:   ‖  发布时间:2015-11-04 01:18:33   ‖  浏览数:    ‖  
     
      

    过去的日子

    在我心中已凝成你的背影

    这是我经常愿意回忆

    并且深深喜爱着的

     

    “公元一九八五年九月,西宁仍小心翼翼生长在湟水岸边,我们乘坐一路车,二路车,九路车,越过湟水桥,小桥,五四桥,在这个旅店,在这个车站,在这片树丛内,欢笑四年,歌唱四年,误会四年。明日天一亮,已是本世纪八十九年夏末,西宁依然漂泊在旧日的梦境中,我们一一握手,一一告别;我们不再原路返回,我们的世界歌声消失,重归寂静。此后,大学的日子将被罩上蒙蒙大雾,同窗友谊像是车祸后的幸存,我们为它沉默,我们为它难过。”……

     

    这是1989年春季,同学海轶为青海师大政教系85级毕业纪念册而准备的前言(但那个春夏之交动荡不宁,离开师大时,我们也没有等到那个自南方小厂发来的毕业纪念册)。时过境迁,现在回味,当时的海轶青春尚在,他的感言是那么真挚,时时勾起我们对师大的怀恋之情。

    19859月,软梨飘香的季节,我离开小水盆般闭塞,有黄河穿流而过的家乡,进入丁香芬芳、青春飞扬的青海师大,成为政教系85级的一名学子。1989年的7月,在每年周期性的毕业、离别乱局中,我悄然离开学习、生活4年的青海师大,到了日月山以西的草原小镇恰卜恰,做了一名配电工人,在电线杆上猴子般爬上爬下,完成了大学生向工人阶级的蜕变。20048月,已近中年的我告别草原,回到西宁西郊,居所与师大一墙之隔。

    回首这一切,我与师大、师大与我,似乎有一种命中注定的难解情缘。

    八十年代中期,大学对于我,只是一个与己无关的梦而已。记得1984年的一个夏日,父亲单位的老同事家出了第三个大学生,那天晚上父亲喝了老同事家的庆贺酒回来,他满怀期望地小心问我:“明年你能考上大学吗?”,我对父亲的提问有些措手不及,尽管还有一年就要高考,但学业不佳的我沉溺于少林功夫,整天忙着拜师学艺、操练武功、逃课避世,幻想着云游四方、行侠仗义。看我不出声,父亲下赌注般说“我把自行车给你”,看我依旧不出声,父亲恳求说“我把手表也给你”,永久牌自行车、瓦斯针手表,这是父亲最好的家当了,我依旧无语。父亲长长地一声叹息后,双手捂脸摇头不已。

    那一幕,印在了我的脑海。

    一年后,我考上了大学。父亲很高兴,醉了好几次。

    当拿到录取通知书时,已经学会懂事的我很开心,“青海师大好,离家近,省路费;每月有伙食补助,家里负担轻,嘿嘿。”

    接下来的4年,我如愿享受了我的大学生活。我疯子般在碎石如狼牙的足球场上狂飙宣泄、我在众人长睡的夜里专注研究深奥难懂的欧洲哲学史、我两耳不闻窗外事呼呼大睡饱食终日、我钻进图书馆在书海中硕鼠般欢快啃噬窃笑、我学着读诗写诗诗人般忧郁伤感流泪、我读尼采读萨特读弗洛伊德大师般思考人生、我面对食堂糟糕的饭菜发出愤怒地咆哮和质问、我创新花样搞恶作剧令同学们哭笑难耐挥霍过剩精力、我在路灯和树木的昏黄碎影中独自徘徊遣派寂寞、我置身舞场一角窥看男女生相拥旋转翩然起舞……

    大学缺衣少吃、无忧无虑的生活(那会毕业包分配,工作不是问题)很快就过完了,工作后有吃有喝、有忧有虑的生活(原以为生活无忧就知足快乐了)过得更快,转眼之间,我们已是人过中年。

    现在,我时常在傍晚散步时绕师大而行,也顺便回忆过去。我看到在“师魂”庄重雕塑下的草坪上,一对对的大学生情侣大大方方、相偎相依;白净安逸、衣冠整洁的学子们温文尔雅;操场看上不到黝黑健壮、野性十足,随足球狂奔张扬青春的身影。逝者如斯,那个丁香芬芳的师大、那个青春激昂的师大存在于日趋遥远的记忆中,而一些关于师大的往事回忆在如水的时光冲刷中,也是陈石沉水、飘零如梦,现勾捞点滴,聊以怀旧。

     

    还我川曲

     

    饮酒是一件趣事,与大学生诗人饮酒是一件雅事,酒后发生的事同样充满了雅趣。

    通过诗人海轶,结识了另外一些诗人。一日傍晚,中文系的诗人X君请来访的另外一些诗人到校外的酒馆饮酒(没有钱,用学校发的饭菜票顶账,师大的饭菜票都流通到几公里外的西门口了),X君长发披肩,才华横溢,风流倜傥,颇具诗人情怀,饮酒中激昂文字,纵横当今诗坛,不觉夜色已晚。学校教务处的人来抓喝酒(据说是有人告密),其他桌上的学生闻讯逃窜,X君却若无其事,淡定地甩甩长发,继续优雅地饮酒,教务处人员被X君的傲慢所激怒,不顾X君的严正抗议,收走了桌上剩余的大半瓶川曲(四川大曲)。第二天中午,在校园处分栏上贴出了对X君的处罚通告,尚是酒意朦胧的X君闻讯赶来,众目睽睽之下,拿毛笔在处罚通告上面写下了4个理直气壮的大字“还我川曲”。

    血性啊,诗人X君这样的壮举始终被我推崇并回忆着。

     

    民俗教育

     

    小陈是一名聘用的学生公寓楼清洁工,他被校方开除是与我们有关,确切说是与我有关。

    小陈与我们年龄相仿,他热情洋溢、干劲充足,整天跑着干活,青春朝气和内心快乐写在脸上。原来只知道他小学文化,来自大通县脑山地区,出来干活是因为家里贫困、弟妹多,我想这小伙子可惜了。有次患感冒发烧,我在公寓楼宿舍里卧床休息(我们是大二时从那座俄式老楼搬迁至新建的学生公寓楼),早上,同学们走后,嘈杂的公寓楼安宁了下来,迷迷糊糊时,我听到一曲明亮清澈的“花儿”,纯粹原声版,纯粹的内心真情,纯粹的野性呼叫,我听呆了,在一曲曲山涧清流一样漫过来的“花儿”声中,我的神智逐渐清醒,高烧渐渐消退,“花儿”时近时远、弯弯曲曲,我知道是小陈在楼上楼下跑着拖楼道、清理卫生。我静静地听着、欣赏着。临近中午,我起床出门,他见到我时吐了一下舌头,“是我吵你了吗?”他紧张地问我,我说感谢你治好了我的感冒。后来,我逃课听他唱“花儿”,晚自习去公寓楼值班室听他讲农村流传的段子、故事(类似于现在流行的手机段子)。再后来,同学们逐渐发现了这个秘密,听“花儿”、听段子、故事的人越来越多,各种专业的同学们专心听讲、认真记录、交流体会,比上正课还来劲,大家惊讶于他的美妙歌喉,痴迷于他荤腥十足的段子和丰富有趣的农村故事,说比起枯燥僵化的政治经济学和专业课,这第二课堂可是让人着迷。不经意间,小陈成为了处在懵懵懂懂青春期同学们的青春启蒙教员,有同学建议把它作为“民俗教育”纳入学校的选修课,把小陈聘为授课老师。当宿舍、公寓楼值班室容不下时,讲课搬到了操场,小陈讲课不耽误工作,也不要报酬,他说能为大学生们讲课很荣幸。第二课堂终于被校方发现,小陈被无情开除,罪名是自办教育、精神污染、毒害学生。临走时他不无遗憾的告诉我,他很珍惜这份工作,也很喜欢和同学们在一起,回家务农的好处是可以在山里自由自在,无所顾忌的大声唱“花儿”了。

    时至今日,我坚持认为大学开设“民俗教育”很有必要。

     

    古训之戒

     

    吃人家的嘴软,拿人家的手短,为这样的古训我付出了操守等的代价。

    L君是学习生物专业的,但他对显微镜下的微观世界兴趣不大,喜欢来政教系同学中凑热闹,来了喜欢谈论政治风向、政坛人物等大话题,L君家境阔绰(据说他父亲是个官),不为吃穿等俗事所困扰,一副胸怀大志的踌躇模样,吃饭顿顿有肉,张口高谈阔论。我从骨子里不喜欢他,甚至厌恶他,与他厮混,是为了他饭盆中的肉(他尤其爱打红烧肉)。趁他高谈政治之际,我们从他的饭盆中偷食红烧肉,有时他一口未得,却也并不在意,他可能也明白我们与他只是一种交易(红烧肉层面的交易)。我们就这样维持了4年关系,他对牛弹琴般给我们讲了4年政治,我们吃了他4年的红烧肉,也算是基本扯平。大学毕业,总算与他告别,之后没有了联系。1999年的一天,我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,接听时才知道是他,10年不见,一张嘴就问大学同学中那个那个有没有升官等等,我听着厌烦,嗓子里像塞进去红烧肉般腻味,本想一顿怒骂,但想想4年的红烧肉,我把电话搁到桌子上不再理睬,过了许久,拿起电话,他还在独自絮叨,我哀叹这厮真是没救了。2006年的冬天,我在五四大街9路公交车上发现了他,当即掉头向后门挤去,准备下车逃离,他同时也发现了我,开始喊叫我,车未停稳,我在离我终点还有3站时跳下车,他隔着车窗哇哇在叫,去你的政治,去你的做官,我狠狠地冲他做了个鬼脸。后来,从同学的口中得知L君目前在一家企业做小职员,工作与微生物无关,也与政治无关,属壮志未酬类,我想人过中年,他也该知天命了。2012年春天的一个晚上,我和几个朋友在一家餐馆饮酒正酣,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叫声,我知道坏了,这小子又不合适宜的出现了,隔着几张桌子,当着众多食客的面,他热情依旧,大声问我那些无聊的问题,“关你屁事”,我干脆利落回他一句。一会,他端着一盘红烧肉笑嘻嘻来到了我眼前,我顿时没了脾气,只好让他坐下,耐着性子再容他谈论那些无聊之极的话题。我得承认,尽管我已经脂肪过剩,但在一盘红烧肉面前,才发现我一直坚守并为之自豪的操守底线瞬间失守,吃人家的嘴软啊。

    做人事大,操守底线始终是我们要面对的大事情呀。

    光阴如箭,这样的故事恍如旧梦,漂泊在无常的岁月中;岁月更替,我们正在成长的孩子,也正面临无情的高考人生;回忆过去,那曾经美好或痛苦的往事,都是我们值得珍藏的永久记忆啊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高原红大学生网站

    使用微信“扫一扫”功能添加“青海师范大学”

        
      上一篇:陪着希望成长
      下一篇:恰似在河流中
    主办单位:青海师范大学校庆办公室  邮箱:qhsdxy@163.com  网址:http:gyh,qhnu.edu.cn:60  联系电话:0971-6302007

    2012 www.qhnu.edu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青ICP备020070号
    青海师范大学宣传部负责维护,网络信息中心技术支持